因你而亦 | 吴小兵:行走在学术与产业间的先行者

2018-02-21 08:37:46 浏览17 作者

吴小兵,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五加和分子医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北京瑞希罕见病基因治疗技术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方向是病毒载体的研究和应用。曾获卫生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北京市科学技术二等奖;2012 年被评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区 20 周年十大杰出人物。一位长期专注于病毒载体研究的学者,一位行走在学术与产业之间的先行者。不但是企业家 , 还是关注产业布局整体发展的产业公益事业推动者。

没有挑战的事儿,她不做;


崇尚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是所能达到或者感受到的智慧,其他都是身外之物;


最理想的休闲人生是“半日闲”。


 

她,是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才最高奖项——博大贡献奖的首位女性获得者吴小兵,北京五加和分子医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北京瑞希罕见病基因治疗技术研究所创始人。


她,为了实现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梦想,不断转换身份。


 

她,遇到过挫折,却从不言退,总是换个角度重新来过。

把科技转换为生产力

吴小兵,衣着朴素,笑脸盈盈,银色的细框眼镜背后,一双眼睛明亮有神。她讲起话来条理清晰,带着浓浓的学者气息。在学生眼里,她既是科研一流的导师,又是能和他们玩到一起的“孩子王”;在丈夫眼中,她是能干的经营能手,也是热爱公益的“烧钱”伙伴。


她沉浸在生命科学的广阔天地,向着未知的领域上下求索,她经营着自己的公益事业,做着各种“有意思、有意义”的事情。
 


北京宣武区(现西城区)迎新街 100 号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所旧址,那是一个吴小兵曾经慕名而往、却不期留在那工作了15年的地方。正是那里,奠定了她所有病毒学的基础,引导她开展病毒载体和基因治疗研究,并让她有幸结交了终生难忘的良师益友。


 

1996 年,吴小兵博士进入病毒学研究所病毒基因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做博士后研究,参与了应用于基因治疗的新型病毒载体的研制。她在前人的基础上,带领课题小组经过反复尝试,终于攻克了腺相关病毒载体制备关键技术。


吴小兵当时并没有想去申请什么奖项,但她的合作导师侯德云院士知道这个成果很有分量,正是在侯院士的鼓励下,这项技术成果得以申报,最后获得了 1999 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为吴小兵之后创业做病毒载体元件的开发和应用打下了基础。


 

做好病毒载体是基因治疗的关键技术,也是吴小兵病毒学的研究成果。她喜欢基础医学,爱科研,一直抱有一种观点:学医的当医生才是“修成正果”;而她自己学医却没当医生,所以必须要做成另一个事——做技术研发、做新药。2000 年,吴小兵带着病毒载体技术成果来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创建了本元正阳公司。


本元正阳公司专门做病毒载体及应用,是国内进入基因治疗产业最早的一批,在国际上也颇有名声。本元正阳原本是很有潜力的一家基因技术企业,但是因为他们当时做的事情可能太超前,又正逢基因治疗行业的低潮期,2005 年,公司被北京医药集团控股。但正是在这 5 年多的时间里,“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实践把吴小兵从一个纯粹的科学家变成了有企业家眼光的学者。


2005 年,40 岁的吴小兵支持丈夫董小岩博士再次创业,创办了五加和分子医学研究所有限公司,专注于做病毒载体技术创新。在五加和,吴小兵带领团队再一次开展了多项技术创新,把科研成果落地到产业应用中。创新之一是用腺相关病毒载体携带乙肝病毒基因组做成了高效制备乙肝病毒动物模型的新工具产品rAAV8-HBV1.3。


 

只要给正常成年小鼠注射一针 rAAV8-HBV1.3,就能百分之百产生持续感染的乙肝病毒动物模型。这个模型相比之前的转基因小鼠更稳定,可以用于研究乙肝病毒变异 , 也可以用于评价抗乙肝新药或疫苗。


 

之前的转基因小鼠由于是从转基因受精卵发育而来,从娘胎就自带了对乙肝病毒蛋白的耐受,对有些指标的评价不适用。五加和公司研制的这种乙肝疾病模型已经被科研单位和药物研发企业广泛采用,被大家称为“乙肝的 AAV 模型”。


中国是乙型肝炎大国,开发治疗乙肝的药物是继新近丙肝药物成功之后,国际国内药企竞相争夺的热点。吴小兵这个模型也吸引了包括罗氏、强生、恒瑞等国际大药企的关注,并被大量订购用于研制抗乙肝药物。


这项科研成果不仅推动乙肝药物研发的进步,本身也带来可观的经济价值。5 年的实验室成果一下子换来上千万元的年收益。这就是科技成果转化的神奇之处,也是“实验室经济”的神奇之处:虽然诞生于实验室这个很小的空间,却可以因创新而创造出如此巨大的价值。


 

做企业当然是要盈利的,但是吴小兵的经营理念与常人不同。她更认同的是默克二世的一句话,“做药是为了治病救人,能做出好药,财富就会跟随而来”。这个理念激励着她和团队,从她看来,做基因药物与其说是做一种能赚钱的新药,不如说是为实现一种“一劳永逸”治愈基因疾病的理想。

梦想有间自己的实验室


 

吴小兵从小看了很多描述科学家发明创造的故事,使她对做科研充满热情和梦想,她一直梦想着能有一间自己的实验室,因为实验室里面有太多未知和巨大潜能,可以把工作中产生的很多想法付诸实验。


创建五加和公司后,为了建中试车间,丈夫和她商量,决定把自家的房子卖出去一套。她很理解和支持,但婆婆知道卖房的事后非常不赞成,她吓得不敢吭声,全凭丈夫去做工作。但是夫妻俩都很确信,这就是他们所喜欢的且要做一辈子的事。直到现在,吴小兵对于卖房建实验室一点也不后悔。


 

 

对于看似疯狂的举动,吴小兵有她自己的理解。她认为支持丈夫最好的办法就是支持他的理想和事业。房子是身外之物,没有房子可以租房子住,可以有了钱再买。房子远没有追求理想来得重要。对于丈夫在不惑之年二次创业,仍怀有舍我其谁、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吴小兵有一种发自内心里的敬佩,在行动上给予大力支持。就是这种相互扶持,五加和公司克服困难建立了自己基因载体生产平台,展开了广泛的合作和服务。


随着基因时代的到来,国际上基因治疗再次回到中心舞台。五加和公司抓住了产业发展的机会,在基因药物制备和药物质量评价方面建立了体系,步入了发展快车道。


 

不管在研究所还是自己创业,吴小兵一直坚持亲自做实验,因为灵感总是在工作中和实验中突然闪现,再忙她也要抽时间去看看,动手做做。实验室对她来说,不仅是工作、科研的地方,简直就是她难以离开的一片乐园。


 

做科研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做实验才来实验室的,另一种是没实验做也待在实验室的,吴小兵属于后者。在这里她可以为她那些“不靠谱”的想法设计实验,虽然有挑战、有未知,但值得尝试。吴小兵的办公室常年放着一张折叠床和一架动感单车,工作和休息都乐意待在实验室,实验室的日子里没有上下班。


 

如今,吴小兵已经离不开她的实验室,在那里,她向着生命科学的前沿领域不断探索。她不但享受每一步成功带来的惊喜,也品尝每一次失败过后的艰辛。身为创业者,把科研成果转化为应用是她的追求,但她对科研的热爱更多是出于对未知的探索,挑战难题给她带来满足感。跟丈夫董小岩博士一起创业的时候,吴小兵说她其实并不喜欢老想赚钱的事情,倒更喜欢“花钱”。做创新做探索少不了花钱,所以还是需要有人挣钱。做研发就要做有创新的项目,真正有创新有意义的项目一定是可以挣到钱的。

吴小兵,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五加和分子医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北京瑞希罕见病基因治疗技术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方向是病毒载体的研究和应用。曾获卫生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北京市科学技术二等奖;2012 年被评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区 20 周年十大杰出人物。一位长期专注于病毒载体研究的学者,一位行走在学术与产业之间的先行者。不但是企业家 , 还是关注产业布局整体发展的产业公益事业推动者。

没有挑战的事儿,她不做;


崇尚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是所能达到或者感受到的智慧,其他都是身外之物;


最理想的休闲人生是“半日闲”。


 

她,是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才最高奖项——博大贡献奖的首位女性获得者吴小兵,北京五加和分子医学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北京瑞希罕见病基因治疗技术研究所创始人。


她,为了实现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梦想,不断转换身份。


 

她,遇到过挫折,却从不言退,总是换个角度重新来过。

探索产学研“融合”管理经

46 岁那年,吴小兵离开了病毒研究所,成为北京亦庄生物医药园管理公司的副总经理,从卫生部直属的事业单位转到了国有企业,从科研转到了科技园区管理,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政府人员,如何将这四种人的思维和智慧交汇于园区大平台,吴小兵希望从这种思维的碰撞甚至冲突中有所感悟。
 


刚来的时候,医药园还是一个刚刚完成基建、到处都是脚手架的大工地。吴小兵她们都在总公司楼里工作,2 个月后才搬到医药园。到 2011 年 10 月 18 日园区正式开园之前,管理公司和几个参与园区建设的兄弟公司一起经历了一段工作节奏超级紧张、又令人兴奋和期待的时光。在这段时间里,她们结识了园区的第一批创业者。而现在医药园里已聚集 100 多家企业了。


 

在亦庄开发区,吴小兵逐渐适应了管理者的角色,在园区管理和平台建设上摸索出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她们除了吸引企业入园创业以外,还开展了搭建分析测试、工艺研发、中试、小动物寄养、生物试剂物流等平台,组织企委会发起联盟,开展产业论坛和产学研合作,探讨开放式创新模式,探索区域间合作模式和国际合作等工作。此外,她们在创造富有挑战性的工作岗位,为更多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发展自我和施展才华的宽阔舞台。


经过本元正阳和五加和,从做企业到管理生物医药园,吴小兵发现企业存在一些共性的需求和问题,独立解决成本高,甚至无法解决。本着“聚集资源,协同创新”的理念,她在 2013年发起成立中关村美中生物技术产业集群创新联盟(BCI 联盟),担任理事长,希望以此打通企业间的联系,做企业服务,建设产业生态。


 

她们联盟可以帮企业招人才,对接资金,搭建技术交易平台,知识产权培训,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她们买来设备,创业公司的一些实验可以委托给她们做,这样可以节省设备投资。吴小兵原本是一个教授,不懂园区,也不会招商,但后来她发现,当做好这些服务之后,自然而然会吸引大批企业前来入驻。


 

吴小兵就像是一个强大的黏合剂,努力联合园区的产学研三大领域力量,不断整合资源,创造出更大的价值。除了搞科研、创业和管理公司,吴小兵还在自己的研究所一边做研发一边带学生。她认为,技术和产品研发除了高端人才,还需要更多年轻人加入,在产业人才培养上,她应该有所作为。


她促成了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制药工程系卓越工程师班与北京亦庄生物医药园共建医药园班。将学院的部分生产实训和生物技术课程直接挪到了园区来,由企业技术骨干来给同学们上课。这个医药园班至今已经连续办了三届,受到了学校和企业的一致好评。


 

2015 年夏天,7 名北京石油化工学院的学生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由吴小兵亲自指导,在五加和和瑞希罕见病所实习和做毕业设计课题。在她的精心指导下,他们完成实习和毕业设计工作,顺利通过毕业论文答辩并获得学士学位。看着学生们的本科论文,她笑得很开心,很满足。


 

除了本科生实习和毕业设计指导,吴小兵博士还促成了 BCI联盟与北京化工大学生物工程和制药工程专业联合开办在职硕士生班的合作,为企业员工不脱产学习提供深造的机会,成为企业留住人才、培养人才的新渠道,受到生物医药企业的欢迎和好评。


 

在 7 名学生中,吴小兵发现马文豪同学对生物技术研究很有兴趣,经常晚上还在实验室工作或看书,师生俩脾气相投,就收他为徒,工作之余,吴小兵悉心辅导他考研复习。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马文豪同学 2016 年考上了北工大的硕士研究生。吴小兵跟马文豪的导师商量合作培养这名学生,硕士生课题就选罕见病的基因治疗方向。非常欣慰的是,7 名同学中还有 2 名留下来工作,一位叫武志杰,毕业后留在了北京瑞希罕见病研究所工作,另一位叫姜山,留在了 BCI 联盟工作。


带着一群孩子做实验,吴小兵就像孩子王,她喜欢跟他们“玩”,经常给他们发微信红包。吴小兵说起实验室的学生时,自己也变成了孩子一样分享与朋友的日常趣事。


 

 

“通过实践集群价值来实现个人价值”是吴小兵的价值取向,也是 BCI 联盟的价值取向。她们联盟专做不容易做的事情,凡是别人能做的,她们都不去抢。作为园区管理者,吴小兵知道怎么把资源用在刀刃上。BCI 联盟全称是中关村美中生物技术产业集群创新联盟,其中美中是美丽中国的含义。联盟属于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本质上是一种产业公益,但所营造的产业生态滋养了整个产业。

一片丹心投身健康公益

在经历教授、创业者、管理者的身份转换后,吴小兵没有想到自己在 50 岁的时候迎来了人生的又一次转弯。


2014 年 12 月,她见到了一位 3 岁小女孩的妈妈秦可佳。小女孩被确诊为一种罕见的儿童中枢神经系统退化症 Sanfilippo 综合征(MPS3A)——一种由单基因缺陷引起的发病率仅为十万分之一的遗传代谢病,这种病会导致小女孩一步步失去已获得的语言、行动甚至吃饭的能力,让她的生命止步12~14 岁。孩子像鱼缸中的小鱼,无论怎样呐喊,外面的人看不到也听不到,这正是秦可佳的切实感受。


 

秦可佳疯狂地查找一切跟 MPS3A 相关的资料,大量翻译国外医学论文,联系转化和临床医学中的科学家、医生,了解到Sanfilippo 目前无药可医。执着的她并不放弃,飞去巴西参加第13 届世界 MPS 罕见病大会,欣喜地发现很多科学家正致力于基因疗法的研究,甚至有国外研究已经进入临床试验。当她几经周折找到吴小兵,她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了吴小兵的身上。


 

被秦可佳的执着感动,吴小兵决定和秦可佳共同创办国内第一家专注于罕见病基因治疗的非营利性科研机构——北京瑞希罕见病基因治疗技术研究所。小女孩的名字“瑞希”成为研究所的名字,MPS3A 的基因治疗则是研究所第一个立项的研究课题。


 

国内缺乏投入科研的慈善基金,在商业资本的逻辑下,公益是罕见病研究无可奈何的选择。罕见病的市场很小,很难获得商业资本的支持,但这些患者也有人权,有接受治疗的权利。罕见病是人类的疾病难题,吴小兵希望可以用技术手段去攻克难题,帮患者找到一丝希望。她们现在做的都是极其罕见的单基因遗传病,在医学上值得写上一笔,就像通往这些未知领域的路和桥,她们先开一辆三轮车上去探索,走通了以后希望会有更好的坦克车、装甲车跟上来,越来越好。


 

罕见病研究所注册资金 70 万元,一半是吴小兵自掏腰包,其他来自她的朋友们和罕见病家庭,这 70 万元对于罕见病研究而言只是杯水车薪。美国一家机构的罕见病研究,光一项MPS3A 病人的疾病自然进程观察研究就用去了 68 万美元。缺资金的时候,吴小兵就用自己的钱贴补。罕见病研究的投入周期长,研究进展缓慢,但吴小兵仍然乐观,丈夫很支持她,他们的理念是一致的,对于罕见病研究,他们坚持能推动一步是一步,能推动半步就半步,只要做技术,吴小兵相信还是能遇到可持续支持的资金。


 

从产业公益到科技公益,尽管困难重重,吴小兵却一直在坚持。慈善是帮助弱者,公益则是帮助自强者,吴小兵是搞科研的,她要用科技知识去帮助别人,理解这个产业、帮助这个产业,哪怕很烧钱,也要做下去,因为她做的事情很有意义。


 

女科学家的执着追求

吴小兵这个名字,听起来像个男性称呼,而吴小兵性格里确实有男性的坚毅和爽朗。小时候吴小兵被家里当成一个男孩养。


 

因为身体弱,常生病,一周要请假三四天,那时父亲就让她休学,去上业余体校,后来她的长跑、游泳、篮球样样都超过常人,参加过各种年级、校级和市级比赛。


 

正是父亲的影响,吴小兵从小就不觉得自己是柔弱女子,骨子里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跟大部分的小孩一样,吴小兵也立志当科学家,与小伙伴们不同的是,吴小兵对自己想做的事情非常执着,遇到困难也从不轻易放弃,最终如愿以偿,成为一位生物医学研究者,并致力于病毒载体和基因治疗技术的突破,为人们找到战胜病魔的武器。


 

作为一位母亲,她爱自己的孩子,只要孩子在家,吴小兵就一定会下厨做饭,儿子对她的介绍是“我的妈妈是博士,但是会做饭”。但更多的时候,吴小兵的生活重心并不全是孩子和家庭。


 

每个个体都有他的价值追求,很多女性是通过培养孩子去实现个人价值,但是吴小兵觉得,生命如此可贵,无论女性还是男性,都要通过自己去实现个人价值,在一生中应该自己亲自体验这种追求价值的过程。她喜欢自己的事业,这一生就是想追求智慧的极限,即使达不到这种极限也要去试着理解,到更高深的领域去。


从研究所教授到创业公司合伙人,再到生物医药园管理者、公益研究机构负责人,吴小兵的人生经历了多次转弯,每一次她最看重的是能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能不能追求自己认同的意义,能不能实现个人的社会价值。


 

 

她用每一次转弯的半径,正在描绘一个美满的圆,这个圆关联着健康,这个健康正在形成闭环。

企业家感言

放弃没有挑战的事儿


 

那些年我跟着先生董小岩一起创业,走过的路,有太多艰辛和付出是他承担的,而我就像一直在海边走的人,看了一路海和一路风景,有幸有了很多人生的体会和感悟,让我的人生充满了意义,我只有满心的感激。


 

我特别赞同犹太人的一句话,一个人最大的财富就是他受的教育、掌握的智慧,其他都是身外之物。人生无外乎两种生存哲学:一是求稳,工作做到驾轻就熟,然后安享成果;一是求变,在做工作变得程式化时,就会感到不安想寻求挑战。我是第二种人,特别喜欢挑战。


最理想的休闲人生是“半日闲”:半天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半天与朋友交流学术思想。于我来说,拥有私人实验室的感受就像富人拥有高尔夫俱乐部,有三五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享受实验室人生,便是退休后的理想。同样,把工作、家庭、生活,协调在一个比较和谐的氛围里,人生亦如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