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成瘾症重磅级研究进展

2018-03-01 10:34:10 浏览2 作者

2018年3月1日讯,近期成瘾症领域的重要研究成果,分享给大家!

20180228214225346.jpg

【1】你是否沉迷于玩智能手机呢?这或许是一种“手机成瘾症”!

新闻阅读:No, you’re probably not ‘addicted’ to your smartphone – but you might use it too much

“上瘾”这个词常常会被滥用,当我们认为某人在某件事情上花费太长时间的话,常常有害于他们的健康和生活,不管是从反复检查自己的手机,还是打开手机中诸如游戏等应用程序及发短信,现代的罪魁祸首就是过度使用智能手机。从世界范围来讲,有超过20亿人都拥有自己的智能手机,而且普通用户平均每天会查看手机85次。

痴迷地查看智能手机中的应用程序看起来像上瘾的症状,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如果没有严重或持久的戒断效应的话,这种加强效果或许就会被打破。一小部分人可能更容易对智能手机的功能上瘾,比如在线赌博、色情文字、游戏及社会媒体,从临床上来讲,你可能并不会对这些设备上瘾,但你却可能对手机的功能产生行为上的成瘾性。

世界卫生组织将成瘾归类为对一种物质的依赖,比如违禁和处方药、烟草或酒精;当一个人在身体和行为上对某种物质产生依赖时其就会变得上瘾;2013年,第五版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为行为上瘾引入了更为广泛的标准,其并不包括身体依赖性的元素,而这些都是被迫从事一项能带来心理愉悦的任务或行为。

【2】eNeuro:安非他命上瘾能够破坏小鼠前额叶皮层的发育

doi:10.1523/ENEURO.0372-17.2018

根据最近发表在《eNeuro》杂志上的一篇文章,青少年阶段摄入大量娱乐性的毒品会大脑大脑前额叶皮层中一处关键区域的发育受阻,这篇文章是以雄性小鼠为研究对象做出的。

一类利用多巴胺作为神经递质的脑细胞对于大脑前额叶皮层区的发育至关重要,而后者的发育则需要在整个青少年阶段完成。在青少年时期,这些多巴胺神经元的突触会从伏核区向大脑皮层区不断地延伸。

最近,研究者Cecilia Flore以及同事们发现这类多巴胺神经元生长的受阻同时会导致眼窝大脑皮层发育的受阻,而后者对于个体完成复杂的行为,例如做出决定等,具有主要的作用。然而,导致这一效应发生的原因目前仍不清楚。作者等人发现,小鼠在暴露于安非他命的环境中时,其大脑眼窝前额叶皮层区的神经元突触数量将会有明显减少,可能是由于神经元轴突生长受阻导致的。有意思的是,安非他命的使用剂量相当于美国青少年群体平常娱乐消遣时摄入的剂量。

20180228223554815.jpg

【3】Cell:开发出没有成瘾性和副作用的新型阿片类止痛药有戏!

doi:10.1016/j.cell.2017.12.011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医学院和南加州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解析出在缓解疼痛中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κ型阿片类受体(kappa opioid receptor, KOP)在人大脑细胞表面发挥功能时的晶体结构。他们还取得另一项重要的发现:与当前的阿片类药物不同的是,一种新型的阿片类化合物能激活KOP,这有望让他们开发出没有上瘾风险、破坏性的治疗结果和副作用的止痛药。相关研究结果于2018年1月4日在线发表在Cell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tructure of the Nanobody-Stabilized Active State of the Kappa Opioid Receptor”。论文通信作者为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医学院的Daniel Wacker和Bryan L. Roth。论文共同作者还包括来自南加州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的 Raymond C. Stevens、Vadim Cherezov和Vsevolod Katritch。

当前科学家们在药物研究和开发中面临的挑战是双重的:开发新的替代品来缓解疼痛,同时让副作用最小化。在阿片类药物成瘾危机中,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而且也是迫切的。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统计,每10名美国人中,至少有2人患有慢性疼痛。与此同时,数百万美国人对阿片类药物上瘾。

【4】eLife:科学家有望开发出治疗焦虑和成瘾症的新型疗法

doi:10.7554/eLife.30056

日前,一项发表在国际杂志eLife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深入阐明了机体大脑如何处理奖励和惩罚的机制,或为后期开发治疗多种疾病的新型疗法提供新的思路,比如焦虑症和药物滥用等成瘾行为。

文章中,研究者在啮齿类动物模型大脑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的神经网络或许和其患病风险之间存在密切关联。研究者Bita Moghaddam教授说道,我们的行为通常会涉及不良后果的多种不同风险,而大脑就需要特殊的风险因子来优化决策制定,对风险的过度反应常常会导致焦虑症发生,而对风险反应过度则会导致冲动和鲁莽行为的产生。

研究人员发现了多巴胺神经元水平的激增和额叶前皮质区域的活性之间协调水平上的显著差异,额叶前皮质区域是大脑中调节复杂认知功能的关键区域;当机体不存在惩罚风险时,额叶前皮质区域活性和多巴胺神经元水平之间就会出现一种密切的协调适应性。研究者指出,在真实的世界中,这几乎就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会涉及到风险。

20180228223602434.jpg

【5】PNAS:科学家鉴别出机体药物成瘾性的特殊免疫调节子

doi:10.1073/pnas.1705974114

近日,刊登在国际杂志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篇题为“Toll-like receptor 4 deficiency alters nucleus accumbens synaptic physiology and drug reward behavior”的研究报告中,来自范德堡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药物成瘾性似乎被认为是以神经元为中心的。

文章中,研究人员Daniel Kashima及其同事表示,免疫系统或许在机体对药物的成瘾性上扮演着关键角色;研究人员分析了缺失toll样受体4(TLR4)对药物相关的生理学及行为的影响,TLR4是一种先天性免疫系统的模式识别分子。

研究者发现,敲除TLR4的小鼠往往会表现出一种能力上的差异,来明显改变伏隔核区域(NAc)神经元连接的强度,NAc是大脑中负责激励和奖励过程的重要大脑区域。他们表示,这或许和药物奖惩的学习能力的缺失直接相关,后期研究中研究者发现,大脑中的免疫细胞—小神经胶质细胞是能够表达TLR4的主要细胞类型。

【6】Cancer Discov:重大突破!Galectin-3抑制剂有望治疗对KRAS上瘾的癌症

doi:10.1158/2159-8290.CD-17-0539

尽管KRAS是与侵袭性癌症相关联的主要癌基因之一,但是旨在阻断KRAS功能的药物在临床环境中并不能够阻止癌症进展。到目前为止,KRAS仍然是“无药可靶向的(undruggable)”。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报道大约一半的起源自KRAS突变的肺癌和胰腺癌在疾病进展期间对这个基因上瘾。通过理解导致这些癌症继续依赖于KRAS才能存活的机制,他们能够鉴定出一种能够靶向它的药物。相关研究结果于2017年9月11日在线发表在Cancer Discover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Galectin-3, a druggable vulnerability for KRAS-addicted cancers”。

论文通信作者、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知名的病理学教授David Cheresh博士说,“某些肿瘤利用KRAS突变体协助它们吸收营养物和处理毒素来促进它们存活,这就导致它们对KRAS上瘾。其他的不以这种方式使用KRAS的肿瘤能够在它不存在时做到这一点,即便它仍然是引发癌症所必需的。基于我们发现的一种生物标志物,我们如今知道哪些癌症对它上瘾,哪些癌症不会。”

20180228223613410.jpg

【7】重磅!我国科学家发现海洛因成瘾可改变大脑皮层可塑性

doi:10.1016/j.biopsych.2016.06.013

我们都知道毒品成瘾难以戒除。成瘾的过程被认为是毒品“绑架”了大脑内正常奖赏活动区域(如多巴胺释放)以对成瘾行为进行强化,如同“黑暗学习”。可塑性(大脑结构与功能变化的能力)被认为是大脑对外界环境刺激做出学习性变化的基础,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已有数百篇文献报道了成瘾药物使用在大脑的边缘系统和奖赏中枢会诱导可塑性变化,而通过深层脑刺激及非侵入性脑刺激等不同手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成瘾行为及渴求度产生抑制。

经颅磁刺激技术是一种绿色安全无侵入性的大脑功能调控技术,是利用磁场去激活大脑的相应区域,从而对患者产生一定的治疗效果。在国际上,经颅磁刺激技术已被广泛的应用于脑损伤好康复,失眠,以及一些精神疾病的治疗。国际上已经开展了利用经颅磁刺激技术进行毒瘾戒除的研究,并发现可以磁刺激可以降低成瘾者对可卡因/海洛因的成瘾渴求。

经颅磁刺激技术除了可以用于治疗疾病外,还可以对大脑皮层的兴奋性等功能进行测量。当经颅磁刺激技术与脑电/肌电/功能磁共振等技术联用时,便可以特定地测量某皮层区域的兴奋性改变。以往的研究发现,成瘾者可能出现大脑皮层兴奋性降低等改变,其机制可能伴随了皮层内兴奋/抑制回路的不平衡。

【8】The Lancet:青春期“自虐”会导致成年后的变成“瘾君子”

doi:10.1016/S2352-4642(17)30007-X

最近,来自默多克儿童研究所的研究者们记录了2000名志愿者从14岁到35岁之间的相关数据。结果显示,青少年时期存在"自虐"倾向的群体在成年之后往往会出现社交障碍、焦虑以及药物上瘾等症状。相关结果发表在《Lancet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杂志上。

结果显示,青少年时期存在自虐行为的人群在35岁时吸食大麻的几率是同龄其它人群的两倍。针对这一现象,一个可能的解释是青年时期的心理健康问题以及药物使用问题。而"自虐"与其说是一个"过渡阶段",不如说是生活不幸的"标志"。

这一发现表明,青少年时期常常自虐的人群更容易在成年之后引发一系列的心理问题。该文章的首席作者,来自MCRI的研究员Rohan博士称:"青少年时期的自虐倾向往往伴随着心理以及行为异常,以及生活质量的下降。因此,自虐倾向可以被认为是心理障碍的一类标志"。

20180228223625836.jpg

【9】JAACAP:童年心理紊乱会导致成年后的毒品上瘾

doi:10.1016/j.jaac.2017.05.004

最近发表在《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揭示,儿童时期的心里紊乱会提高其成年后的毒品上瘾的风险。基于此前针对这一问题的大规模研究数据,作者们鉴定出了儿童时期心里紊乱与后期发展出毒品上瘾症状的相关性。

该研究是由来自阿姆斯特丹的Vrije大学的研究者们做出的。研究结果表明,对于那些儿童时期被诊断患有ADHD(注意力难以集中以及多动症等等)疾病的儿童来说,未来患毒品上瘾的风险相应会升高。有意思的是,上升风险幅度因具体的患病类型不同而存在差异,不过这方面的研究十分缺乏。

【10】Nat Neurosci:为何会对可卡因成瘾?科学家找到新线索

doi:10.1038/nn.4503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们最近利用基因工程方法构建了一个不对可卡因成瘾的小鼠模型,进一步证明药物成瘾更像是一个遗传学和生化事件而不仅是判断力差的结果。

他们构建的小鼠体内一种叫做cadherin的蛋白表达水平更高,这种蛋白能够帮助细胞之间进行结合。脑部的cadherin可以帮助加强神经元之间的突触连接。

学习——包括学习药物诱导产生的愉悦感——需要加强某些突触的连接。因此Shernaz Bamji教授认为奖赏回路中更多的cadherin可以让他们的小鼠更易对可卡因成瘾。

但是研究人员发现事实恰好相反,他们在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Natue Neuroscience上的新文章中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解释。